夜间书

顾承安,一个试图写词的人,可能的脑洞者,本质上来看就是个卖安利的,剑走偏锋做歌什么的,主要就是想拐带。并不介意不更改内容的站内转载。
cp观攻受无差。有点杂食,除本命外都随缘。
三国圈出身现在全职。
喻文州&王杰希。
张佳乐喻文州安文逸许博远。
中意RGB组。
魔道脱坑求清净(可能还有几首歌的产出)。
今何在的粉。
国娱粉张智尧,最近爬乔,初心林无情。

【发歌/喻王喻】无人免俗(是刀/无差慎点)

无人免俗-记《全职高手》同人cp喻文州&王杰希

咕噜吧啦:点我

网易云音乐:点我

选曲:其实都没有-杨宗纬

策划:顾眄【语翼配音组】 顾承安【秋风逐鹿】

填词:顾承安【秋风逐鹿】

翻唱:十七树【暖色旋律音社】

修音:戴遥

后期:慕华【但惜今朝】

美工:单宇

监制:顾眄【语翼配音组】

鸣谢:Alicia @Alicia Marilore

一生的道路有那么长

命中不会缺起伏跌宕

若是没经历跌跌撞撞

哪里够资格叫成长

六千里的距离那么长

横亘着有山川与海洋

少年用他无畏的疯狂

愿跋山高涉水长

曾以为最好的是有你的风光

直到分开后才想

在这些年辗转的南方北方

明月未曾是两乡

彼时相聚太无常 谁都可以放

难过得太匆忙短得像假象

深情或是忙碌哪个是伪装

都无暇用心思量

彼时正棱角锋芒 各自有倔强

难免落入俗套的剧终散场

谁都明白斩破荆棘现荣光

哪须两人同当 一人不是闯

看过人间繁华三千场

走过多少异国和他乡

擦肩的人群熙熙攘攘

是否有熟悉的目光

人说无所畏惧算坚强

却因无所畏惧才心慌

毕竟冷静过多算薄凉

斩断时毋须彷徨

曾以为最好的是有你的风光

直到分开后才想

在这些年辗转的南方北方

明月未曾是两乡

彼此原本都坚强 不至于神伤

像从来都没有亲密的过往

也能若无其事地轻贴手掌

说最礼貌的赞扬

从最初念念不忘 到后来散场

旁观者看来都没什么两样

微笑的弧度都和从前一样

谁知暗潮流淌 言行太漂亮

彼此原本都坚强 不至于神伤

撕心裂肺的歌想来不必唱

有多少知心人能地老天荒

怎样也能算寻常

从最初念念不忘 到后来散场

相爱或是分手有什么两样

不过是在心底留下一道伤

以为不受碰撞 就不痛不痒

临别随意把手一扬 便天各一方

—E—

下附海报:

以下废话:

顾承安:因为我懒得去问眄了所以只有我一个人要说废话。这首歌是当做心火(心火网易云音乐:点我)后续来写的,连staff表和海报风格都有那么百分之一的相似呢(。),但是我发现我肾痛,所以就不当它是了。会复合的!等我毕业(你)!感谢我A牵线,我才约到树这么棒的歌基!然后就是对这个歌组表示实在是很抱歉,因为我的一些疏忽导致一些事情变得麻烦,眄是跑前跑后实在辛苦了,树的态度超级好,特别是对不起后期小姐姐,因为我给的伴奏的问题返了好多次工,也没有抱怨,人真的非常好。总之就是,歌组的各位都很棒,除了我是个扯后腿的之外。

舌尖上的王喻/喻王联文活动招写手啦!

给我们怀特老师打call!

亜夜:

吃货们。


想不想看王和喻来到你们的家乡吃本地菜?


吃着饺子包子烤鸭豆汁豆皮酒酿丸子热干面腊肉火锅米线米粉凉皮笋干炒肉梅菜扣肉红烧肉虾饺肠粉的王和喻??


优雅地嗦粉的王和喻???


反正我想看。相信还有很多其他人想看。




为了满足这种需求,本次举行的舌尖上的王喻/喻王联文活动招写手啦⊙▽⊙




硬性条件如下:


-每一位联文写手负责一个地域的特色食物/食文化。原则上可以是任何地域,但是推荐写自己比较熟悉的,比如家乡菜。


-内容一定要和负责的区域的食物/食文化紧密相关。


-不拆cp。必须是王喻,喻王,或者无差的其中一个。


-允许原创角色的出现。


-禁止抹黑某一个角色的行为/作品。


-禁止限制级血腥/残酷的行为,即R-18G。




欢迎所有有意参加的写手太太们!


加群316044225⊙▽⊙



【喻王喻】如果一百次是在这种地方遇见你,那么这个命中注定,我还是不要了。

三千多吧。

脑洞有病。流水账。校园pa。

  喻文州注意隔壁班那个班长很久了,主要是因为,他们大概有点,孽缘。
      不是指抢年级第一抢班评分第一抢老师来问问题抢自习室靠后门的那个桌子抢……

  好吧,就是。

  不过这些都不是主要的原因。至于主要原因嘛……

  暑期补课期间的大课间不是用来做操或休息的,是用来问题目的。

  喻文州无奈地抖抖手中的数学试卷,上面黑笔红笔蓝笔印子齐飞,数学老师狂放不羁的字铺了一整版,把他原本的答案全部盖住了。

  有必要吗,喻文州无奈叹气,只错了最后几步啊,为什么要整道题全部讲一遍。

  认命地走出办公室,先是左转向教室前门的方向,犹豫了一会儿,又把卷子叠吧叠吧抻进口袋,右转走向卫生间。

  进门,抬眼。

  好巧,真巧好吃得不得了。

  喻文州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对上他瞳孔微微放大的眼睛,无奈地牵了牵嘴角,勾出一个更深的弧度。

  然后错身而过。

  第97次,喻文州心里默念道,这都快破百了——不,应该早就破百了,毕竟最开始那好些次都没有算进去。

  上学期结束后搬了教学楼,说是高三了,调整一下格局,让科任老师离任课班级近一点,方便学生问问题。于是两个理科创新班终于结束了隔着长长的(被封住了的)走道在东西楼遥遥对望,对手只活在老师口中的日子,开始了邻里生活。

  其实这样挺好的,高中生都还挺外交,两个班几乎没有花一点力气就混熟了,又因着那点好胜心,每天互飙垃圾话(当然,文化人有文化人的嘲讽方式),火花四射的,让老师们觉得这个调整很有必要。
青春哎。

  喻文州也觉得这样挺好的,因为办公室就在他们教室旁边,简直不能更近,比起以前的跋山涉水两小时,对话五分钟可以说是很幸福了。

  除了也在他们教室旁边的卫生间在停水的时候有些难以描述,以及在不停水的时候会出现的那只野生的大小眼之外。

  大小眼叫王杰希,是隔壁班(事实上,虽然才成为物理意义上的隔壁,但这种叫法是一直就有的,就像某游戏的某两个战队一样,相隔近三千公里,照样“怼死隔壁xx”)的班长,自然是有所耳闻,甚至说得上是如雷贯耳的,毕竟两个班交锋一年半(第一个学期还没有分文理科),成绩单上排前列的名字,是必须深深地存在于脑海中的,更何况还同是班长。

  原本无甚交情,是只得个脸熟,见面都不会稍微点个头的关系,不过至少是个除竞争外无冤无仇。至于为什么会成为喻文州认知里的“除了”,那大概是因为,有点尴尬吧。

  实在有些频繁了。才不过一个月的补课时间,平均下来一天在卫生间遇见三次,可怕的是几乎每次去都能遇见。而且是在这种地方,特别是在这种地方。

  特别是,有一个男老师是李玉刚的粉,每天走在哪儿都哼着他的歌,好巧不巧,有次路过他俩的会面时,哼着那么一句。

  “因为刚好遇见你——”

  喻文州觉得自己几乎是落荒而逃,回到教室才开始郁闷自己刚刚到底想了什么,有什么好慌的。

  不过,喻文州笑了一下,想,刚刚王杰希好像也僵住了啊,算是扯平。

  喂,你到底在跟他比些什么奇怪的东西啊。

  “班长班长!你是不是去卫生间了啊,我明明看到你从办公室出来了的,怎么一下子又没影了,我刚还想问你个问题的哎是什么来着我一下子忘了,等会再问你——”黄少天在喻文州路过他的座位时一把抓住喻文州的手臂,将他拦截下来“咳——你是不是又碰到隔壁班那谁了啊,他才从前门这儿走过去没多久诶,然后你就回来了,果然是又巧——遇了?”

  “啊,是吧。少天你有什么问题?是这道吗?”喻文州一直在扫视着黄少天的桌面,然后精准地从一本一年好题下面抽出之露了一角的数学周考卷。

  就是那道他问老师的题。

  “是这个没错,不过班长你让我把话说完。”黄少天突然笑了一下,只动一边脸的那种,带着一股子邪气“不带你们这么巧的吧,他是不是——故意的啊!”

  喻文州听着黄少天压低的声音,小心脏都忍不住猛跳了一下。

  只有变态才会选这种地方吧,喻文州心下叹息,黄少天,我差点信了你的邪。

  “少天,别闹。”喻文州冷漠脸,踩着上课铃回到自己的座位。

  不过有了这么一出,喻文州总会觉得两个人的关系变得有点不同,具体表现在,每当老师提到王杰希的时候,喻文州心里就有点痒痒的,表情也控制不住要变——实在是憋不住笑。

  黄少天却不管这么多的,看喻文州面色带笑,就忍不住要起哄,时不时就要对着喻文州挤眉弄眼,脸上戏可多了,直到喻文州偷拍的一堆表情包被发现为止——不过有点晚了,该表情包由于太过狰狞,完全能够表达各种日狗的心情,成功成为了该班使用率堪比emoji的神器,人气直逼隔壁班王杰希那张“崽,阿爸对你很失望”。
      喻文州成功整了黄少天,却没能成功逃脱他的洗脑,连有一道题做不出脑子里蹦出来的都是王杰希。
      是王杰希那个被老师表扬了的迷之方法。

  喻文州愉快地思考了一下,加以运用,下笔如有神,瞬间做出来了一道函数导数大题。

  果然,要攒满一百次是件很容易、并且顺其自的事。补课结束到开学前没有假,但是有一次考试,既是高三的入学考试,也是第一次月考,美其名曰“扬帆起航”,并以重新分班做要挟,吓得同学们生怕直接“折戟沉沙”了。特别是两个创新班的同学,格外紧张,毕竟已是进无可进,身后却海阔天空。向来是按学号分的考场,这一次也直接以期末考试排名为序号,试图给学生们一丝紧迫感。这也造成了成绩上针锋相对的那些尖子生们在第一二考场狭路相逢的情况。

  喻文州和王杰希便是这样,靠门一二座,坐上去压力还是有点大。监考老师倒是挺放松的,估计是知道这个考场都是优生,作弊的可能性比较小,神情就比较懒散,把卷子往各列一扔就在讲桌后面京瘫,表情都放空,一脸随你们去吧。

  喻文州看着他便想起以前考试时那监考老师如临大敌的表情和一箩筐的废话,便笑了起来。
他笑的动静不大,身后的同学都没有察觉,却直接撞进了转身递试卷的王杰希眼中。王杰希便也递给他一个笑意——第一次不带尴尬的笑意。

  喻文州接过试卷,手指从王杰希指尖上划过的瞬间,突然觉得心跳得有些重。

  都怪黄少天那叨逼叨逼洗脑功效太好了,喻文州有些愤愤地想。

  可是喻班长啊,以前唯一可以免疫黄少天还能制住他的人是谁啊,嗯?

  考试的日子其实是过得很快的,空余时间很多,随便一消磨就结束了。第二天上午学校开教师大会,把带有答案与解析的ppt在教室电脑上轮番播放,让同学们先对答案,再讨论并更正。
这个安排让许多同学都心如刀割。毕竟如果发成绩是枪毙的话,那么在发成绩前对答案就是凌迟,一刀一刀都划在身上。喻文州倒是没有什么感觉,毕竟如果凌迟不是有上千刀,而是只有两三刀的话,就和枪毙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到了高三,那一波顶尖的学霸都是稳中有进,一般不会再有大的失误了,可以端坐高台笑看苍生跌宕起伏。喻文州便是这样的情况,没有什么惊艳的满分出现,但总体还是与上一次考试相差不大。
      正想着这次自己和王杰希谁会考得好一些时,黄少天却又找上来了。

  “班长,这次你估计是稳啦,我听隔壁班同学说,王大眼好像没有考得很好哦。”黄少天说完一顿,又在喻文州疑惑的眼神中解释道,“听说是生物选修题没有涂答题框,还被生物老师当作反面例子教育了一番。”
      完了,喻文州想,自己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惋惜。

  成绩出来后,成绩单上王杰希的名字果然没有挨着喻文州的,而是掉到了第四名。这意味着王杰希第一次掉出前三了,也意味着,他们两个将会被分到一个班。
喻文州心里的情绪一时有些复杂,那些个“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之类的句子在脑子里回环,萦绕不去。

  “所以在卫生间的一百次偶遇,可以换来同处一个教室的缘分是吗是吗是吗?”黄少天得知后狂吐槽,直到喻文州笑完了才被制止。

  两人同班后奇迹般的坐了同桌,抽签抽的,没有作弊,real神奇。

  晚自习后两人变成了留得最晚的那一桌,坐在空荡荡的教室里面,讨论着在学渣眼里像是玄学的题目。

  也是一天晚自习后,教室里只留半壁灯光,照着两人的座位。喻文州正在做今天的阅读任务,是一篇伤春悲秋的文章。

  “著名文学家亚夜·怀特曾经说过:‘相遇,即是一种美丽的缘分’”喻文州看得忍俊不禁,轻声念了出来。

  “所以如果一百次不期而遇,那么一定是命中注定。”王杰希调侃道,似是随口一提,耳尖却有一点红。

  “如果一百次是在这种地方遇见你,那么这个命中注定,我还是不要了。”喻文州翻了个白眼,却在说道一半的时候自己笑了出来。

  王杰希的反应更为夸张,直接整个人都弯下腰去,趴在桌子上,抖得很厉害。

  他笑的时间实在有点长,直到喻文州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无意间说了什么不对的话时,才抬起头来,额头上是发丝压红的印子。

  “所以我来了。”

  喻文州想接话,但他最终没有。

  他抬起手,捏了王杰希的脸。

  

  ——END——

  

  

  “那个什么,喻文州,其实我是故意的。”王杰希坦白。

  靠,喻文州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及其古怪,他别真是个变态吧!

  “喻文州你想什么呢!”王杰希被他魔性的表情惊得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声音有些急地解释道,“我是说考试!”

  “好,好,知道了。”喻文州笑得根本停不下来,却伸出右手,抓住王杰希的手晃了晃。

  管他呢,反正他来了。

  

  

  感谢我群,拼字万岁!(顺便宣群,喻王喻无差,群里巨多太太,小透明表示瑟瑟发抖。群号:468431281)

  还要感谢亚夜老师 @是是是 亚夜怀特亚夜怀特 倾情提供(百度来的)名言,鞠躬!也感谢其他帮忙的老师!ps若知道那句话的来源一定告诉我一下呀,感激不尽!

【发歌/安利】春景明 ——全职喻王同人《春景明》衍生歌曲

春景明
——全职喻王同人《春景明》衍生歌曲

原文链接:点我

网易云链接:点我

5sing审核崩,明天补。

原著:《全职高手》-蝴蝶蓝
原作:《春景明》
作者:青峦风色 @青峦风色 
原曲:九州-小旭音乐
策划:顾眄【火柴人】 @顾眄 
填词:顾承安
演唱:柳孰【予你诗话】
后期:风暮眠
美工:苏若【火柴人】
题字:半生癫狂°
——“这曲子叫什么?”
——“曲子叫《相和歌》。”
——“相和歌?”
——“嗯,《相和歌辞·白头吟》。”
少年总意气风流
舞一段游龙剑走
飞花弄月度春秋
梦中折枝谁相候
时人无端多闲愁
情之一字非一笔写就
纸上玄机暗收 话未出口
金陵城夜雨初骤
剑戟(ji)声声总不休
多少年狭路敌手
尝尽了算计筹谋
一场迷局未猜透
怎悟隔窗箫声悠悠
直至露结眉头 风盈满袖
看归鸟扫清秋心事难酬
一厢情竟酿成两相情囚
自此转身一拂袖便不肯回眸
独身徘徊空踏破山丘
自别后一人相守
等风乱一池水皱
数尽了长夜白昼
花前月下无人候
再相逢含笑拱手
无声念句久违故人某
拖沓尾音尽收 话不出口
枉自矜面上凉薄
心中话不敢疏漏
唇边流转后开口
言辞皆不肯退后
彼此都逼上危楼
旧事几句涩然入喉
若是早将轻狂 尽付东流
看归鸟扫清秋心事难酬
一厢情竟酿成两相情囚
自此转身一拂袖便不肯回眸
独身徘徊空踏破山丘
夤(yin)夜里白梅下一坛陈酒
谁低眉醉一杯春景温柔
纵然过往不易守旧情也堪留
赋与琴箫相和共白首
——“你箫呢?”
——“先来问问比试什么曲子,再拿不迟。”
——“曲子是《相和歌》。”
——“相和歌?”
——“嗯。《相和歌辞·白头吟》。”


又是一大段废话,嗯。

风色太太是我开始萌喻王后记得也是喜欢的第一位太太,春景明几乎可以算是我最喜欢的一篇文,在这里先给太太比心,感谢太太带来了这么好的他们。

我开始计划要做这个的时候是太太退圈的那段时间(很pain的一段时间),已经做好了要不到授权,写好了词也只能留给自己的心理准备,结果,就在我才动笔几行的时候——太太回来了呜呜呜呜,感动无以复加,并且特别亲切(?)地就给了授权。本意就是想卖个安利(我知道做这么一首翻填的影响力是绝对比不上“青峦风色”这个id的!我是风色太太的吹!但是再不自量力也想给自己喜欢的东西做点什么!),给后来的小伙伴安利这么一位太太,安利这么好的一篇文,不希望有人错过。

关于词,我真是跪在地上哭……由于自身能力限制以及“原曲词作是崇拜对象”的震慑,实在是没能体现出原作十之一二的好,请gns务必!务必!不要因为我的水准误会了原文!

最后例行感谢我眄,又麻烦你,么么哒。

【同人·王喻】平庸岁月

超棒啊我的A!滚个字幕也滚得好看极了!!

Alicia Marilore:

请让它再占一次tag!b站初投稿,追加视频!


自己做的渣视频,只滚了字幕emmm……同样也是初次尝试,只是想给b站的小伙伴听一听这首歌_(:з」∠)_


b站

【同人·王喻】平庸岁月

祝听歌愉快。

Alicia Marilore:

这个cs里的每个人我都要表白!好看的词好听的音还有棒棒的后期…!表白整个cs!简直速度到死赶超之前的所有策划作品!
小姐姐的词特别美qwq耐pia耐返认真走词,业界良心!祝你躺着玩手机不会砸到脸和……!
树树交音太快了!虽然说别人快好像不太好但还是要夸夸你!
不斯,啊,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超爱你(ノ´▽`)ノ♪


本来词作小姐姐想写刀,但是,最后我们还是决定写糖!他们一定会好好的在一起的呀(*๓´╰╯`๓)






5sing


网易云


海报






原曲:《I can't stop thinkin of you》
词作:顾承安【秋风逐鹿】 @夜间书 
策划/美工:Alicia【辞笙音乐工作室】
翻唱:十七树【暖色旋律音社】
后期:不斯【海慕斯工作室】






一句话讲三年哑谜猜十二遍


一季一个心眼你来我往地推演


谁能不了解说来晦涩其实浅显


真以为谁白活了至今廿二三年


一段情要经年好像历九九劫


一点一滴积淀才配翻上来台面


试探到周全下一步棋才能落点


若是攻守都熟练谁又在意


哪方执黑先行


借口精致到敬业


用坦荡的名义见一面就相互成全


眼神却不能流连


多一秒就沦陷暗中发酵更浓烈


全凭理智自持作茧


 


调错频的季节指尖的快捷键


未得一字和谐偏滋生缠绕纠结


于“情”字疯癫脱轨剧情也敢上演


若是有彼此相携谁又在意


旁人微笑冷眼


何必要沉吟不决


该用一成把握做试验偏偏要拖延


所幸都会心之间


已无须再多言一步步走进深渊


想来没有人更了解


 


不过是忽然之间


两个人只相隔那终点似故地重见


只消再一步上前


在相遇的山巅期待已久的并肩


抬眼平庸岁月惊艳


不过是忽然之间


两个人只相隔那终点(在一步之遥的终点)


似故地重见(久别的团圆)


只消再一步上前


在相遇的山巅


期待已久的并肩(终于实现)


抬眼平庸岁月惊艳



【填词存档】朱砂罪fin.-记《魔道祖师》金光瑶

朱砂罪-记《魔道祖师》金光瑶

曲:放下

原唱:胡夏

填词:顾承安

夜雨湿 满秋池

孤叶依旧栖南枝

年光过 望尘世 都相似

星月掷 天河逝

生平业障无人释

朱笔词 书罪孽 一纸

淮北枳 何辜意参差

难措辞 妒与恨交织

恶言辞 定生死 又如何自持

起手 乱错宫商角徵

天命司 尘缘竟如斯

怎粉饰 太深沉心思

原罪是 尽天赐 出身不容世

容我 着牡丹做戏子

不梦不醒不识 不闻不问不相知

不仁不义不值 谁来怜我太嗔痴

皆勾销 观音寺 

星黯月昏钟鼓迟

天尽处 有孤叶 栖南枝

旧故事 散佚时

拼命留旧情一丝

任芳名 改作了 恶谥

淮北枳 何辜意参差

难措辞 妒与恨交织

恶言辞 定生死 又如何自持

起手 乱错宫商角徵

天命司 尘缘竟如斯

怎粉饰 太深沉心思

原罪是 尽天赐 出身不容世

容我 着牡丹做戏子

不梦不醒不识 不闻不问不相知

不仁不义不值 谁来怜我太嗔痴

皆勾销 观音寺 

星黯月昏钟鼓迟

天尽处 有孤叶 栖南枝

旧故事 散佚时

拼命留旧情一丝

任芳名 改作了 恶谥

夜雨湿 满秋池

孤叶依旧栖南枝

年光过 望尘世 都相似

星月掷 天河逝

生平业障无人释

朱笔词 书罪孽 一纸

朱笔词 尽旁人 题词


【填词存档】向你而生fin.-记《普通动物学》寄生虫

网易云链接戳这里


向你而生-记《普通动物学》寄生虫

曲:青花瓷

唱:有琴

本将白蛉梦魂牵 身本如尘纤

一朝收鞭 巨噬间 旦夕团成圆【杜氏利什曼原虫】

东方不见难缠绵 只得凌日烈

再辗转入识海携卿入眠【非洲锥虫】

冷暖炎凉或恶瘴 陪君尽尝遍

逢君一面 竟成全 无欲尽余年【间日&恶性疟原虫】

柔肠百寸终瓦解 

得以日日夜夜的浴血【痢疾内变形虫】

江南画桥水浅 风暖意缱绻

拖一尾作两点 沁入系膜间【日本血吸虫】

用口腹紧贴你与你肝胆相偕

朦胧中会见开枝散叶【华枝睾吸虫】

游历古旧人间 青史竟书写

以红菱作媒介 赠予你清减【布氏姜片虫】

从囊尾翻生出头节死死钩连

情意千千结【猪带绦虫】


苛责怒骂身边人 似少年痴嗔

反是用情最深沉 用所有热吻【棘球蚴】

边镶水色的铃铛 系乳白领枕

邂逅是意外或将我错认【细颈囊尾蚴】

既曾与你共命生 也随你入坟

钟情本就是难能 可贵到认真【人鞭虫】

遍满天下风与尘

纵情周游过你每一寸【人蛔虫】

自小颠覆功能 滋养于横纹

冠以追逐力量 崇拜的名分【旋毛虫】

与你以肌肤相亲倾丹心赤忱

一一舔过你累累伤痕【十二指肠钩虫】

替你着上重铠 淋巴中栖身

包鞘膜待飞蚊 来赐予新生【班氏丝虫】

产卵于肛口后算行走过一轮

却难以除根【蛲虫】

无论你爱或憎 我都迎暖春

赶尽杀绝的狠 我只当天昏

就算是时移事易你枯骨红尘

反正还(huan)只待你似情人

以我为笔写下 一身疯魔症

世代痴缠体温 愚钝或忠诚

此生当不言离分因你生而生

只向你而生



“其(利什曼原虫)生活史有两个阶段,一个阶段寄生在人体(或狗),另一个阶段寄生在白蛉子体内。”——《普通动物学》

“利什曼原虫是一种很小的鞭毛虫。”——《普通动物学》

“主要在人体内脏的巨噬细胞内发育,鞭毛消失呈一种圆形或椭圆形的小体。”——《普通动物学》


“寄生于人体的锥虫能侵入脑脊髓系统,使人发生昏睡病,故又名睡病虫,这种病只发现在非洲,我国还没有发现。”——《普通动物学》


“疟原虫能引起疟疾,这种病发作时一般多发冷发热,而且是在一定间隔时间内发作,有些地方称为‘打摆子’或‘发疟子’。”——《普通动物学》

“过去所说的瘴气,其实就是恶性疟。”——《普通动物学》

“间日疟原虫有两个寄主,人和按蚊。生活史复杂,有世代交替现象。无性世代在人体内。”——《普通动物学》


“痢疾内变形虫也称溶组织阿米巴,寄生在人的肠道里,能溶解肠壁组织引起痢疾。”——《普通动物学》


“日本血吸虫即血吸虫,国内分布于南方各省区。”——百度百科

“尾蚴体部圆筒状,后部稍膨大,尾部分尾干及尾叉。尾蚴是血吸虫的感染期。”——《普通动物学》

“血吸虫成虫寄生于人体或哺乳动物的门静脉及肠系膜静脉内。”——《普通动物学》


“(华枝睾吸虫的)口吸盘大于腹吸盘,在虫体的前端,腹吸盘位于虫体腹面前约1/5处。吸盘富有肌肉,是附着器官。”——《普通动物学》

“囊蚴在十二指肠内,囊壁被胃液及胰蛋白酶消化,幼虫逸出,经寄主的总胆管移到肝胆管发育成长。”——《普通动物学》

“生活的华枝睾吸虫呈肉红色,固定后灰白色,体内器官隐约可见,在虫体后1/3处有两个前后排列的树枝状睾丸。”——《普通动物学》


“布氏姜片虫是寄生人体小肠中的一种大型吸虫,也是人类最早认识的寄生虫之一。早在1600多年前中国东晋时就有记载。”——百度百科

“囊蚴具感染性,借水生植物的媒介作用,人或猪生食带囊蚴的菱角、荸荠等,囊蚴即被吞入。”——《普通动物学》

“可使患者营养不良。”——《普通动物学》


“具(猪带绦虫的)囊尾蚴的肉俗称为‘米猪肉’或‘豆肉’。这种猪肉被人吃了后,如果囊尾蚴未被杀死,在十二指肠中其头节自囊内翻出,借小钩及吸盘附着于肠壁上。”——《普通动物学》


“生长中的棘球蚴主要的危害是压迫所寄生的器官,破坏周围的组织。”——《普通动物学》

“是危害人类最严重的绦虫。”——《普通动物学》


“细颈囊尾蚴俗称水铃铛,呈囊泡状,囊壁乳白色,泡内充满透明液体。”——百度百科

“肉眼即可见到囊壁上有一个不透明的乳白色结节,是其内陷翻转的头节和颈部所在。”——百度百科

“在外观上常容易与棘球蚴相混淆。”——百度百科


“中国在距今2300多年前的一具西汉古尸的肠内容物中检获鞭虫卵,证实已有人鞭虫寄生。”——百度百科

“鞭虫的生活史简单,人是唯一的宿主。”——百度百科


“(人蛔虫)成虫寄生于人的小肠中,是人体常见的肠道寄生线虫,感染率较高,其中尤以儿童为重,世界各国均有分布,据估计约有1/4人类被感染。”——《普通动物学》

“如果这种感染性卵随食物或其他途径进入人体,在十二指肠中孵出幼虫,幼虫钻入肠壁血管,随血液经肝、心、肺等器官,然后经气管至咽部,再被吞噬经食道到达胃和小肠,在小肠定居发育成成虫。”——百度百科


“(旋毛虫)幼虫颠覆寄主细胞的活性方向,改变了寄主细胞的基因表达,使横纹肌细胞变为滋养细胞。”——《普通动物学》


“(十二指肠钩虫的)丝状蚴为感染性幼虫,多在1-2cm的表土内活动,当人赤脚走路或手与之接触,多从足趾间或手指间嫩皮处钻入人皮肤。”——《普通动物学》

“钩虫以口囊和钩齿吸附于肠壁,咬破肠壁,吸食血液,同时虫体分泌抗凝血酶,使血流不止,又时常更换其吸血部位,使寄主肠壁伤痕累累,大量失血。”——《普通动物学》


“(丝虫寄生在淋巴管的)最后梗阻期,由于淋巴炎症反复发作致使淋巴管管壁增厚,管腔缩小或阻塞,再加上成虫死亡,使淋巴循环受阻。结缔组织增生使皮肤及皮下组织加厚、粗糙,呈象皮样。”——《普通动物学》

“微丝蚴顺着淋巴管最后到血液中,新鲜标本呈无色透明,运动活泼,长约200μm,体外包着鞘膜(由卵膜发育而成)。”——《普通动物学》

“当蚊子(库蚊、伊蚊)叮人时,将微丝蚴吸入其胃内脱去鞘膜。”——《普通动物学》

“当蚊子再叮人时,感染性幼虫顺着伤口侵入人体,最后到淋巴管。”——《普通动物学》


“(蛲虫)交配后雄虫死亡,雌虫于夜间移行至肛门周围产卵,卵在人体温度经6h即发育为感染性虫卵。由于雌虫产卵爬行于皮肤上引起刺痒,当患者抓痒时,虫卵随附于手或指甲上(或被单、内衣上),误送于口内,行自体感染。”——《普通动物学》

“由于此虫很易感染,所以不易根绝。”——《普通动物学》


【填词存档】天地共我fin.-记我的国家(with顾眄)

网易云链接戳这里


天地共我-记我的国家

曲:《狂风里拥抱》

策:顾   眄【秋风逐鹿】

词:顾   眄【秋风逐鹿】

      顾承安【秋风逐鹿】

唱:四十八【怀瑾握瑜】

后:四十八【怀瑾握瑜】

美:凉   糕【火柴人】


我执一笔云边寒墨 绘丹心破晓

我展一卷万里画卷 映八荒合海角

千年王朝 笙歌清渺 山河曾飘摇

长河浩淼 濯寂寥

【顾眄】


我奏一曲古旧歌谣 唱渔舟晚钓

我擎一柄染血长刀 守家国城邦

万里朔漠 江南廊桥 尽拥入怀抱

『教各方宵小,识我骄傲』

【顾承安】


A1

秦淮风貌 登滕王楼阁远眺

江左桀骜 踏东海之潮独遨

长安未老 灞桥柳绕 不曾销

【顾眄】


趁年少 抵身跃马弓刀 

趁未老 饮遍江山妖娆 

是不屈 不挠 让这鲜血染就了荣耀

【顾承安】


塞北遥 雁衔家书归棹

岭南调 佳人宛吟含笑

千山鸟 万江蛟

亦可引刀复长笑

『天公何与我比高』

【顾眄】


我赴一程山水迢迢 以茶共醇醪

我鉴一轮日月昭昭 赤血共天照

舞袖发绦 诗文词藻 皆可作战矛

纵时运潦倒 风骨不消

【顾承安】


A2

秦淮风貌 登滕王楼阁远眺

江左桀骜 踏东海之潮独遨

长安未老 灞桥柳绕 不曾销

【顾眄】


趁年少 抵身跃马弓刀 

趁未老 饮遍江山妖娆 

是不屈 不挠 让这鲜血染就了荣耀

【顾承安】


昼与夜 入我指尖流觞

晨与昏 归我眼中安放

『是疯狂 或荒唐 何妨?』

【顾眄】


A3

看斜阳 北风与我共航

看露霜 夏花添我新妆

看今朝 过往 随风流转谱盛世篇章

【顾承安】


与君歌 血脉里的苍凉

与君饮 千年一杯杜康

『执长枪 卧疆场 亦可酩酊醉诗行

天地共我往』

【顾眄】

【填词存档】快乐木偶fin.-那些始终微笑着的孩子啊

听说过,快乐木偶综合征(天使综合征)吗?


快乐木偶-那些始终微笑着的孩子啊

曲:天ノ弱

填词:顾承安

也许像是风筝断开的线

被风吹着手中松开一圈一圈

小鸟吹着口哨飞向蓝天

转眼藏进白云就此消失不见

我想我也可以飞得很远

哪怕前行的路更要曲折一点

毕竟我能始终期待明天

始终微笑着去面对这美丽世界

他们都有太多太多抱怨

凭空杜撰出了一个残酷人间

冰冷的手更能触摸温暖

毕竟命运已经赐予太多心愿

闲人总来安慰施舍可怜

但我想他们比我更需要一些

没有什么可以称作天堑

无论是高山深海都可以翻越

就算欠缺了终点 就算我 追不到地平线

睁开眼又快乐地过一天

若你举步维艰 便看看我的脸

跟着我用微笑 来迎接 你所面对的一切

上天把我搁浅 却不忘奖赏我乐园 生来笑颜 

暖阳初升蝴蝶停留指尖

天色乍明朝霞洒下几缕光线

明明暗暗勾画大好时节

何苦偏偏要将那些悲情上演

大人们都唏嘘离合悲欢

“难道分离不是为了下次相见”

我试着教他们自我开解

希望他们像我活的轻松一些

“眼泪太咸 滋味太难消减”

你说“情绪不是 任人差遣”

长大之后也许我会蜕变

但是一直这样也还不赖

活成花朵红的蓝的都一样明艳

若你举步维艰 便看看我的脸

跟着我用微笑 来迎接 你所面对的一切

上天把我搁浅 却不忘奖赏我乐园

天地宇宙浩大 蜉蝣一生一刹

不去快乐才傻 微笑着 做个木偶也没差

太多真真假假 永远做小孩不可怕

我在 微笑啊

你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