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书

顾承安,一个试图写词的人,可能的脑洞者,本质上来看就是个卖安利的,剑走偏锋做歌什么的,主要就是想拐带。并不介意不更改内容的站内转载。
cp观攻受无差。有点杂食,除本命外都随缘。
三国圈出身现在全职。
喻文州&王杰希。
张佳乐喻文州安文逸许博远。
中意RGB组。
魔道脱坑求清净(可能还有几首歌的产出)。
今何在的粉。
国娱粉张智尧,最近爬乔,初心林无情。

蝴蝶行动-存档

公元3129年。9月25日。地球。

      这是一间位置非常高的工作室,内里墙上嵌了一面电子钟。

      9:59:59、9:59:58……

      仿古的机械声滴滴答答。

      倒计时,最后十小时。地球即将毁灭。

      现在可居住地不足,存活人数也已不足三万,每个活下来的人,都是强者中的强者,精英中的精英。

      毕竟优胜劣汰。

      从玻璃幕墙往外看,楼下街道上熙熙攘攘,热闹非凡——他们还不知道将发生什么。

      地热能即将消耗殆尽,引力也将消失。最多再有十个小时。

      都是人类自作自受。

      街道上生机勃勃,每个人都以为自己伟大。而只有在这时候,站在高处的人才会明白,待时过境迁,每个人都只不过是历史的尘埃。

      玻璃映出男人西装笔挺。

      8:59:59、8:59:58……

       "顾廿五。你不能去。"男人背后传来一声焦急的叫喊。那也是个男人的声音。

      那男人白衬衣袖子挽至肘部,双手环抱,面沉如水。他旁边是一个姑娘,二十来岁,白色实验服宽松地裹在身上,右手紧抓着男人的衬衣衣摆。

       "为什么不能?现在只能孤注一掷了。"顾廿五转过身来,随意就往后一靠,丝毫不畏惧透明。

       "那东西根本没人用过,何必为了这可能性放弃你自己?"男人身子微微前倾,女人只好跟着向前走一步,高跟鞋敲击地面,声音清脆,击在三人的心头。

      顾廿五反而笑了,"呵,陆十三你别自欺欺人了。花月清楚的很——而且你知道她从不说谎话。"

      陆十三连忙将目光投向陆花月,眼中满是暗示。而陆花月松开了手,却只是咬了咬唇,没说话。

      陆十三无奈别开了头,却也没有意外,毕竟自家妹妹自己还是知道的。

       "十三。"顾廿五稍稍低头,眉眼掩进阴影之中。"我们也认识了快三十年了,你未必就不知道我?"

      良久沉默。

       "我还是会选择要去。"

      毕竟"他"曾经对我那么好。那么好。

      7:59:59、7:59:58……

       "我只是,觉得不值得啊。"陆十三慢慢地、慢慢地蹲下,一个字一个字地吐。他不甘心自己的兄弟就这么为那些人类而选择灭亡。"你忘了我们小时候他们是怎样对我们的了?"

      三人都是一个违法实验的试验品,也是被留下的最后三个。

      失败品都早已被"销毁"。——他们曾无数次看到这个过程。

      他们是转基因的人类。"不幸"实验成功而从小被各种科研人员检查,痛苦不堪。成人后才逃脱——不久后实验基地就被夷为平地。

      时间纵会消磨恨意,但也绝不可能生出好感来。顾廿五想。自己和十三比最大的幸运就在,自己碰到了"他"吧。"他"真偷偷给了自己特别多温暖啊。没经历过,自己怎么讲,十三也不会有感触啊。

      十三还不知道,当初有个掩护他们出逃,之后就杳无音信的见习人员吧。

       "反正我们能活下去。这还得感谢他们。"陆十三仰起头,紧紧盯着顾廿五的双眸——有点迷离,却毫无波澜。

      小时候的噩梦唯一遗留的好,就是予了他们脱离一切存活的强大身体。

       "是,我知道。身体条件是允许的……三个人惯了,也不会寂寞。"顾廿五抬头接过话茬"但是我总想到'他'……"

      他抬起左臂盖住双眼。

       "那毕竟是三万生命啊。"

      许久没人接话,然而女性毕竟心软。

       "哥哥……"陆花月的声音小小的。

      陆十三重重地叹了口气。

      6:59:59、6:59:58……

       "说吧,你准备怎么做?"陆十三捂住了脸,揉了几下。

       "……谢谢。"

       "我还没同意。"陆十三不耐烦地挥挥手"难道你准备去向先辈们大肆宣扬?别逗了。"说实话他还是不能接受顾廿五的话,也不像自己妹妹一样那么容易被说服。他只是不想干涉好友,也只好予以理解。

       "火星上有水。"顾廿五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

       "所以呢?我知道火星地下有水。不过就它地表的样子,不是五百年前那次小行星撞火星,谁看得出来?你说了又谁信?"反驳声也随之而起——不愧是一起长大的,思维方式倒是一样的跳跃。

       "没有痕迹,那就弄一点出来。"顾廿五说得斩钉截铁,把握十足"足够了。"

       "你是想……好吧。"陆十三倒是佩服他这也想得出来。

       "那空气……"

       "现在我们只差一步。如果提前五百年就开始研制呢?至于温差和引力,这个我们现在都能做到。"顾廿五说差一步指的是制造大气的仪器。只差一步它就可以完成。

      但再也没有机会了。

       "你是想说,那什么效应是吗?"

       "嗯。"顾廿五停顿了一下"其实整个行动都是。"

       "是混沌啊。"当哥哥和顾廿五说话时,陆花月是很少插话的,但是现在她也忍不住惊叹。

       "你愿意叫混沌——也确实是。"顾廿五点点头"不过我还是更喜欢那个名字。"

       "好吧。"陆十三的声音几乎只剩气声,轻微但却清晰。

      5:59:59、5:59:58……

      陆花月开始调试仪器。

      这台仪器是不久前她才创造出来的,功能就是撕开时空的裂缝——说白了就是穿越,还是定向穿越。
      仪器刚做出来的时候是,陆十三还开玩笑说她是言情小说看多了,而现在,她却要用它,送她像哥哥一样的人去赴伟大却一去无回的路。

      ……

     1:59:59、1:59:58……

      "开始吧。"顾廿五站在台上,背着一个挺大的包。旅行包和西装一起看很是不伦不类,不过现在也没人顾得上这个。

      陆花月抬手颤抖着按上了按钮。顾廿五同时闭上了双眼。此刻陆十三却捏紧拳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十、九、八……"机械女音在空间内回响。不为谁的催促而加快,也不为谁的挽留而放慢。

       "二、一。"

       "啊!"伴随着陆花月昏倒前短促的一声惊叫,仪器开始运作,蓝光洒满了,其间时空裂缝一点点撕开,黑得摄人。

公元2015年。9月25日。火星。

      顾廿五在感到脚底触感时睁开眼,却发现面前陆十三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

      真不知该骂他蠢到做无意义的牺牲,还是质问他难道不知道这样篡改历史是会在短时间内被宇宙吞噬的。

      而最后他只是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无声地说:"好兄弟。"

公元2015年。9月28日。地球。

       "在NASA的发布会上,美宇航局行星探测部门主管吉姆·格林正式宣布称确认火星地表在某些特定条件下存在液态水,并推测火星地底也存在液态水。这对人类移民火星具有不同凡响的意义……"

公元3129年。9月26日。火星。

      陆花月再醒来是在床上,彼时应是早晨。

      她简单地打理了一下自己后出门下楼,看见楼梯口一桌乐呵呵的老太太在搓麻将。

      她突然觉得眼前有些恍惚。

      在资源极度困乏的情况下,已经很久没有老人在外出现了——要么整日做研究,那是德高望重的,要么……

       "请问,这里是火星还是地球?"她小心翼翼地开口。

       "诶哟大妹子你这是没睡好吧?"一个老太太将牌一推,瞬间哗啦啦——和了"地球那都是多少年以前的事了?"

      做到了。

      她抬头,看着并不算蔚蓝的天空和并不算刺眼的人造光热源。

      啪嗒——

      是什么落地的声音。

      啪嗒——啪嗒——

      女人的眼角,一条条泪痕舔过面颊。

      一只蝴蝶在巴西轻拍翅膀,可以导致一个月后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