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书

顾承安,一个试图写词的人,可能的脑洞者,本质上来看就是个卖安利的,剑走偏锋做歌什么的,主要就是想拐带。并不介意不更改内容的站内转载。
cp观攻受无差。有点杂食,除本命外都随缘。
三国圈出身现在全职。
喻文州&王杰希。
张佳乐喻文州安文逸许博远。
中意RGB组。
魔道脱坑求清净(可能还有几首歌的产出)。
今何在的粉。
国娱粉张智尧,最近爬乔,初心林无情。

[脑洞]一个无聊且悲伤的故事

胆碱喻文州×乙酰基王杰希

奇怪的灭文法,本质上还是脑洞,文风不走心,故事神经病。

因为家老五反映看不懂,所以在此……我也解释不清啊!提一句吧,乙酰胆碱是一种神经递质。

补张图,希望能解惑。



喻文州突然发现自己身上这个新的乙酰基是活的。

“你好。”于是他试着跟他打招呼“我叫喻文州,如你所见,是个胆碱。”

“你好,王杰希。”

“你很特别。我从没遇到过能跟我交流的乙酰基。”喻文州笑道。

“那你一定很无聊。”王杰希猜测道。

“并没有。”喻文州转了转他的甲基,招呼旁边的一个乙酰胆碱“少天。”

“队长?队长你刚刚在和谁说话?你的乙酰基吗?难道他能回应你?这真是太神奇了……哈哈哈哈哈哈队长你看他都没有酯基,看起来好像大小眼啊!”黄少天沿着一根微管滑了过来,边滑边喋喋不休,接着就和喻文州以及旁边的一群乙酰胆碱一起被一个囊泡裹了起来。

“这位……胆碱,或许你们经常这么称呼对方身上的乙酰基但,我还是感觉很奇怪。还有,喻文州你的朋友好吵。”王杰希表示自己被变成了“你的”有些莫名其妙,顺便十分耿直地评判。

“所以我并不无聊——杰希,这是事实。”喻文州解释道“既然都成了同一个乙酰胆碱,那么你是我的乙酰基,我也是你的胆碱。”

王杰希觉得自己无法反驳。

“我们以前都是这么称呼隔壁兴欣泡的叶神家的乙酰基的。”喻文州继续说道。

“叶神?好土的一个名字,还带着莫名的嘲讽气息。”王杰希有着魔术师般的直觉“不明觉厉。”

“哈哈哈哈他叫叶秋,是不是听起来更土了。不过说起来我就来气,本来那个可爱的乙酰CoA是要来我们蓝雨泡的,结果老叶发现那个乙酰基会说话之后,就强行把他拐走了……仗着他是这个小体的胆碱教科书吗?我也是全明星胆碱啊!”

“你们这……囊泡,叫蓝雨是吗?”王杰希对那个叫叶秋的胆碱和他家乙酰基的故事一点儿也不感兴趣。

“是啊!是不是很帅?”

“我以前待的地方叫微草。”王杰希说道“听起来就跟你们很犯冲。”

“杰希你和我不犯冲就行了。”喻文州用甲基呼噜了一把王杰希羰基上的氧,但很快就被斥力推开。

喻文州:“……”

“好吧,基本法不算的话。”喻文州补充道“至少我们还是连的很紧的。”

黄少天不知道想了些什么,有些忍俊不禁的样子。

“好了少天,一会就要走了。”喻文州对黄少天说道,黄少天闻言转着甲基去了一个稍稍有点距离的位置。

“杰希。等会儿会有点震。”喻文州提醒王杰希“你晕车吗?”

“事实上我原来在的那里,是感觉不到主人有没有坐车的。”王杰希无奈地转了转他的羰基碳,于是上面的氧也晃了晃。

“噗……”喻文州被他的动作逗笑了“可能一会儿会不是很好受。”

“事实上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笑的。”王杰希说着,却暗自想道,喻文州转甲基的动作才比较可爱,比黄少天转的可爱——他转得太快了,像抽风。

世界开始震动。囊泡被微管带着从活性带中穿梭,纵横交错的蛋白质骨架在他们身边飞过,囊泡还时不时急转弯急刹车一下,于是里面的乙酰胆碱们都开始颠簸。

“呃,其实我以为我不会太晕……”王杰希猝不及防被颠得狠了,艰难地吐出几个字“但是这个,跟我想的不太一样……”

喻文州担忧地看着王杰希如同抽搐一般的羰基碳:“杰希,你是不是很晕?”

“……”王杰希很想斜喻文州一眼,可惜双键不能转动。

“还好……”王杰希一个一个字地吐“还没被甩飞。”

“杰希,我想你应该明白,键能是很大的,你想这样从我身上甩出去……比较困难。”可惜斥力也很大……“我其实,很想抱抱你的。”

喻文州试图去扶王杰希的甲基又被弹开了。

王杰希沉默了。他其实有点感动,但实在是……太晃了。

于是王杰希不想说话。

震动慢慢地缓了。

喻文州突然有点伤感。他作为一个胆碱,在突触小体和突触间隙中穿梭过无数次,触碰过无数次受体,与无数个乙酰基结合又看着那个乙酰基变成乙酸离开,再独自回到突触小体……但他还是伤感自己和王杰希。

“你看起来舒服多了。”喻文州对王杰希说“可惜我们的时间……”

“也不多了。”王杰希淡淡道。

他们一起看着囊泡膜与前膜缓缓融合。

可以出去了。

于是喻文州带着王杰希穿过间隙,向着受体而去。甲基仍然是王杰希觉得可爱的转动速度。

啊,真的很可爱。

“或许你会彻底消失。”喻文州说。

“我知道,我会。”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续道“你是个很好的胆碱。”

“谢谢。”

他们离受体越来越近了。

也离分离越来越近了。

“也许我不应该走这一趟。”喻文州苦笑“早知道的话。”

“旷工啊,那样你会评不上全明星胆碱的。”王杰希打趣道“大概会被嘲讽。”

“呵呵,是啊。”喻文州也跟着他的意思笑了。

“杰希,我挺喜欢你的。”在撞上受体的一瞬间,喻文州说。

“我也是。”王杰希笑“那么,再见。祝你早点遇到下一个活的乙酰基。”

“再见,可我觉得不会了。”喻文州说。

酶让他们分开了。

喻文州回头看着自己的乙酰基变成了一个呆呆的乙酸分子,这回有羧基,也不是大小眼了。

一点也不像杰希。

喻文州想着,又回到了突触小体中,开始了下一个轮回。

这一次的乙酰基不是活的了,就和以前的无数次一样。

或许我再也不会碰到一个活的了。喻文州想。可再碰到,也不会是杰希了。

当喻文州又当了千千万万轮递质,也依旧会记得,他曾经结合过一个他很喜欢很喜欢的乙酰基。

他叫王杰希。

补个:
·当然不是每一次都是相同的乙酰胆碱进同一个囊泡……这是随机的!
·文州的甲基能不能碰到羰基的氧我真的不知道,所以别信。
·因为神经元里无法合成胆碱所以一般会回收利用。
·其实叶神那段我还脑补了一个叶蓝虐心小剧场然而胎死腹中了。
·因为唯一脑洞来源是生理书,所以……学有机或生化的小伙伴就欢迎指出错误了……

评论(39)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