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书

顾承安,一个试图写词的人,可能的脑洞者,本质上来看就是个卖安利的,剑走偏锋做歌什么的,主要就是想拐带。并不介意不更改内容的站内转载。
cp观攻受无差。有点杂食,除本命外都随缘。
三国圈出身现在全职。
喻文州&王杰希。
张佳乐喻文州安文逸许博远。
中意RGB组。
魔道脱坑求清净(可能还有几首歌的产出)。
今何在的粉。
国娱粉张智尧,最近爬乔,初心林无情。

【李莫】一地流水·上

李华的李,莫凡的莫。

大概五千来字。

原著向,但目前还并没有和原著接轨。

给潇潇 @逢山鬼泣别鬼刻 的生日礼物,然而实在是没法一发完,中下也遥遥无期。

并不是个文手,对文字的把控极烂,表达能力大概也是有问题,就当记下一个脑内的故事,题目是临时瞎**乱取的。

这个冷cp是被潇潇安利的,当时脑子里浮现的就是一篇因巧合而来的恶搞(你的尴尬被我承包了),她看了无语极了,所以这次准备送她一个比较顺理成章的故事,然后为了这个设定,做了特别特别多的私设(……)。




0.

李华玩忍者其实跟莫凡有关,这是一件全联盟都不知道的事,就像全联盟都不知道,他们早就认识。

1.

说来也算简单,李华的爷爷的哥哥的续弦妻子,是莫凡的亲外婆。

因为老一辈在乡里住一块儿,所以当他们都还很小的时候,每年春节都能见上那么一面,然后两个点儿大的男孩子,总把家里搞得鸡飞狗跳。

这么说其实还算是偏颇了,主要是莫凡把家里搞得鸡飞狗跳,李华看着他把家里搞得鸡飞狗跳,然后拍拍手掌——哇莫凡哥哥好厉害——然而常年野的莫凡有的一手好溜号技巧,所以背锅的永远是好孩子李华。

但李华特别乐意在大人发飙的时候站在莫凡前面,因为莫凡干啥都带着他,上房揭瓦掏鸟蛋捅马蜂窝,把盐和糖换个罐子,把下蛋的母鸡吓走,大大小小的事儿,即使李华总是做不好,莫凡也不介意,而且打架也罩着他,所以到了要保护他莫凡哥哥的时候,他绝对、绝对要义不容辞的。

李华特别喜欢这个大他一岁的哥哥,因为跟着他玩儿,比拿到小红花和双百还要开心。

2.

“妈,凡哥呢?”李华帮着父亲把行李放回房间后,立马跑到客厅问与一堆女性长辈相谈甚欢的李母,然后就随着李母随手给他指的方向准备上楼。

在李华上了初中之后莫凡就不再干那些幼稚的捣蛋事儿了,他便也跟着不干了,不过还是很亲近莫凡,只是没有那么粘——他小时候那亦步亦趋的行为现在还被长辈拿出来调笑。

“阿华还是那么喜欢跟他莫凡哥哥玩啊。”李华他姑姑说,“我家姑娘都说什么‘完全无法融入他们的世界’。”

“男孩子嘛,共同话题多点,且要过几年才晓得跟小姑娘相处呢。”李华母亲接话道,“倒是你们家姑娘,又听话又漂亮,成绩也好……”

“哎——”李华姑姑听到这里也谦虚地摆手,但是眼神中还是充满了骄傲。

李华听到话题从他身上离开,赶忙对长辈讪笑了一下,这才匆匆跑上楼。

“哎,这孩子……”李华母亲还是摇了摇头,彻底投入新的话题。

“凡哥!”李华冲进莫凡的房间,也没有敲门,就直接扑到莫凡旁边看着他的电脑屏幕。

莫凡皱了下眉,见是李华才把脸上的不耐收了,看了他一眼,取下半边耳机,就继续手下的操作。

莫凡在玩一款网游,时下正是最风靡的,叫荣耀。去年春节时分,他破天荒地不出去野了,带了一台读卡器一张账号卡玩儿电脑,顺便还带着一个乖乖蹲在旁边看的李华。

全家人长出一口气。

当时莫凡玩的是张狂剑的卡,十几级的小狂剑一往无前,唰唰地杀怪的果决愣是给他玩出了一种血性,李华便也看得津津有味——嘛跟看电影似的,还是第一视角,可有意思了。

而现在莫凡操作的却是一个一身黑的满级忍者,跟着队里的人刷本,补刀补得那叫一个阴险,几乎全是堪堪蹭掉血皮,几招一个,绝不浪费。

“怎么不玩去年那个……使剑的啦?”李华觉得画风差得有点大,便忍不住开口问,“你去年不是还说那个角色跟你合拍吗?”

莫凡神色一黯,转眼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甩给李华一句:“没什么意义。”

李华闻言即是一愣,如果说“没意思”他还能明白,这“没意义”又是个什么意思?旋即他又感觉,莫凡的态度有点不一样了。虽然以前莫凡也不是好相处的性子,但主要是比较拽,姑姑家的女儿暗地里吐槽过他装叉即使李华并不认同——但现在的莫凡,实在是称得上冷淡二字,甩话的音调都极其低沉。

李华没有忘记刚进门的时候莫凡不耐的皱眉,虽然不是正在针对他,但他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凡哥,你今天怎么有点怪怪的,是不是心情不好……”

“啪”地一声,刚好带走boss最后一丝血后,莫凡一巴掌拍在键盘上,打断了李华犹犹豫豫的尾音,随即开口道:“我就这样,你受不了就别待这儿,去找你姐姐。”

李华一下子也被他突然的一句狠话给说懵了,回神之后一股巨大的委屈就涌了上来,但他还是强压着颤抖的声音,顶着尴尬说道:“没,我没有……”然而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只好干巴巴地戳在那儿。

莫凡也愣是忍着没有再瞥他一眼,好几次都强行稳住了差点转过去的脑袋,假装专注着参与分装的roll点。

于是一阵两厢无话,莫凡把roll到的那件装备的面板打开了又关上,关上了又打开,也不知道下一步要有什么动作。李华其实也在出神,眼中的潮意倒是给褪回去了,但是心里格外的憋闷。

突然哐啷一声门被大力推开,莫凡的母亲冲进来就是一声吼:“你怎么还在玩电脑!我出去买东西前你就在玩电脑,回来你还在玩!一个人就知道占着个电脑玩玩玩,给我关掉!”

两人皆是被这尖利到近乎破音的骂声吓了一跳,一齐转身才看到满脸怒意僵在脸上的莫母。

莫母看到莫凡一脸面无表情和无所谓的态度更是恼火,冲上来就要动手揪起他,李华忙横错一步挡住莫凡,对莫母扬起一个软软的笑:“阿姑,是我要凡哥教我玩的。”

“阿华乖,不关你的事。”莫母对李华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很努力地克制自己狰狞的表情,“你往旁边站一点。”

“阿姑,就让凡哥教我玩一会儿吧……”李华寸步不移,做出讨好的表情仰起头看莫母,刚好眼中还带点闪闪的光。

而莫凡却把李华往旁边扯了一把,从后面冷冷地道:“是我自己要玩的。”

“你!”李华眼看莫母又要开骂,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还会伴随着开打,也没时间管莫凡那不领情的动作,直接上前揽着莫母的手臂把人往外带,扬起调子,尾音拖得软绵绵的:“阿姑,我一年才能跟凡哥玩一次呢,让他再陪我玩一会吧!我妈妈她们在下面等你过去一起聊呢!”

莫母碍于面子,外人面前本就不好再对自己的孩子发作,更别说对着李华发火了,还真被李华一步步带了出去,早听到动静的李华母亲也赶紧上来解围,以赔罪的语气顺着李华的意思为莫凡求了几句情,这才让莫母的气消下去。

“好了,你继续去跟阿凡玩吧。”李母回头对着李华眨了一下眼睛,挽着莫母下楼去了。

“本来就不用你管。”莫凡压着李华关门的声音冷声道,“关你屁事。”

“谁叫我习惯了呢。”李华笑着接口,却让莫凡一时做不得声——他确实让人家给他顶了一个童年的锅,这是真事。

被莫母这么闹了一出,李华大概也知道莫凡之前为什么是那个态度,虽然他潜意识里觉得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但一下子也没能想明白——初中的男孩子想东西总是直来直往的,李华的心思是要仔细一些,但也没有那么绕。

见莫凡没有回嘴的意思了,李华便指着屏幕:“那么凡哥,你教我玩?”

“你他妈屁事怎么那么多!”莫凡斜了李华一眼。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我看就好了。”李华其实本来就只是开个玩笑,被堵了这么一句也不觉得意外。

“拿去。”莫凡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又从电脑上拔下读卡器的线一并递给李华,“去你爸房间玩,号上只有我一个好友。”

“真的?”李华似乎真的被惊了一跳,但也丝毫没有给人反悔的机会,拿着东西就往外跑,跑出门两步又想起什么似的退了回来,扒在门框上对里面说,“凡哥,你要是有哪里不痛快,就跟我讲吧。”

“滚!”莫凡吼他。而李华早已摔上门跑远了。

那天李华拿着莫凡送的那张忍者账号卡,同莫凡一起打了一下午荣耀。而那天的最后,是在大人喊吃饭的催促声中,正在操作下线的李华收到了莫凡的一条私信。

“还是谢谢你。”

3.

自从拿了莫凡一个小号回家后,李华也买了一台读卡器,在父母的管制下合理地玩着游戏,断断续续也把那个四十几级的号拉扯上了满级——只是很可惜,好学生李华的作息时间总和逃课的顽劣分子莫凡套不上,前几个月老是前脚后脚的错过,后面更是再没看莫凡的号上线——一起玩的时间竟寥寥可数。

他想着应该是莫凡一直有事没空,毕竟莫凡那个号玩到后面还挺厉害的,虽然没有进神领,但也算是那个区的小名人,不是说弃就随便能弃得下的号。他也不是没想过莫凡A了游戏,但他总觉得,他凡哥其实特别特别喜欢这个游戏,毕竟就连他也被吸引了。

于是他每次上线的时候都看着自己屏幕上的忍着那个如出一辙的黑色装扮,想着,过年一定要约莫凡一起好好打一会荣耀。

但是,事与愿违。他们才匆匆见上一面,话没说两句,连午饭都没一起吃上一餐,莫凡便被他父亲带走了。失落之余,李华觉得更不对劲了。去年是莫父有事没回来,今年是莫母有事没回来——今年还只待了那么一点点时间,实在有点反常。

“妈,凡哥就走啊……”李母听到李华闷闷不乐的声音也觉得很无奈,人家的家事她其实也不太清楚,只知道估计有点龌龊,但是人家又没有彻底翻上台面来说,所以大概的猜测也不能往外了讲——而且怎么说这种事跟一个孩子讲也不太好吧。

“可能是他爷爷那边有点什么事吧……”李母只是这么对李华说。

“喔……”

“阿华这次期末考试考得怎么样啊?”李华姑姑其实知道他考得不错,所以才拿这个来转移话题。

“啊?啊……还,还行吧。”李华搪塞着答道。

“是有点进步,但是比起姐姐来还是差远了。”李母替他谦虚道,被夸奖的姑姑家女儿也有点不好意思,低下头扒饭。

尽管家长们的话题已经到了孩子的学习生活上面,但李华却总是有些心不在焉,只是时不时搭理几句“嗯”,远没有前几年积极参与话题的讨喜。

他去年就隐隐猜到莫凡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他本人是比较能控制自己玩电脑的时间,但有时候总挨不住本没下完这类不可控因素而拖延时间,也没少被父母教训,但骂得再狠,中心思想也不过是有关自控力、时间观念以及爱护视力之类,语气也大多是一种气不过,而他多次回想莫母的语气,却觉得,那里面带这些厌恶。

凡哥被他母亲讨厌吗……李华心里想着。

莫凡好像是不怎么听话但是,李华记得莫凡有年跟他说,反正他们在家里从来不管我。

想到这一茬,李华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因为从小到大他就没见莫父莫母与莫凡好声说过话,大的骂小的,小的呛大的,竟也有好几次是他李华介入到中间才平息。

“凡哥他们家明年还回来吗?”李华在聊得火热的大人中间突然插入这么一句话。

“那么想你莫凡哥哥啊。”李华姑姑的语气里这也是有点不太乐意了——本来莫凡家的行为就让她不爽,之前还跟莫父扯了两句皮,看这李华还因此一直有点低气压免不了来气。

“想什么呢,当然会回来。”李母左手揉了把李华的头发解围道,同时右手给姑姑的女儿夹了一筷子菜,“哎你也知道阿华和阿凡从小就玩在一块的。”

“阿华,你下午跟我们爬山去吗?”本来没怎么参与母亲们的育儿心经话题的李父突然插话道。

李华听到姑姑那么一句也意识到自己有些没做好了,又被母亲那么安慰了一下,连忙端正态度态度答应:“好啊,都有谁去?”

“我跟你妈妈,你姐姐他们家,然后还有隔壁伯伯家那几个哥哥。”

“阿华就好好和姐姐还有哥哥们玩吧。”李华姑姑道。

“好!”李华故作兴奋地应道。

家里人便也以为他没再想莫凡的事了,欢欢喜喜地开始讲下午的安排。

李华扬着嘴角吃饭,却还是忍不住想七想八——以前都是凡哥带我和那几个哥哥一起玩的。

李父看到李华的眼睛里的勉强,无声地叹了口气,然后在没人看到的桌下轻轻拍了拍他放在腿上的左手。

4.

李华仿佛像憋了一口气一样,一有课余时间就拿来玩莫凡留给他的那张忍者号,总想着等凡哥再上线自己就能用这个更厉害的号陪他玩,只是到这年四月份,莫凡已经近一年没有上线了。

而李父李母见他能很好的完成学习任务也就给他放宽了游戏时间的限制,只要求他玩一会儿要休息几分钟,说是要保护眼睛,李华自然欣然同意。

失去了这些那些限制的李华终于从周末玩一会晋升到了每天都能玩一阵,被同班与父母争权失败的同学羡慕得要死,而他又好像天生就和这个游戏挺合契,越玩越上瘾,也玩得挺顺风顺水,没用多久就进了神领,俨然成为了同学中间的荣耀扛把子。

李华此时刚刷完一个本,正操作着自己的忍者回城,就听到手机嗡嗡地响了起来,正好这个本在野外比较偏的地方,回城路挺长,便松开鼠标接起了电话。

“华哥!”是同班一男生,那男生说起来还比李华大点,但自从跟李华打了一次22之后就折服了,立刻改口喊了哥,还提出了求罩的意愿,李华觉得有些好笑但也自是答应。

“荣耀呢?”对面听到啪嗒的键盘声很了地问。

“是啊。”

“是这样的华哥,下下个周末听风声是要放双休,我们去看比赛呗?”上初三之后就总是放单休,这哥们儿成绩不太好,还被家里报了几个补习班,一得了时间赶忙来约人。

“比赛?烟雨打哪个队?”李华其实对联赛说不上了解,只翻过几个百度词条——因为舍不得一丝一毫的游戏时间,都没看过比赛视频。

“还没数清下下周是第几轮呢!”李华也是有点无语, 这哥们儿果然是成绩不太好,两个周的数都没数清。

“不管他了!当你同意我了啊!我这就去搞票。”

“等等等等等……我得问下我爸妈。”李华赶忙拖住他,然后猝不及防就扯着嗓子喊道:“爸——妈——”

“诶哟卧槽我的耳朵!”李华没管对面的哀嚎,看了看自己的角色周围看起来还挺安全的,跑到父母房间快速地把事情交代了一下。

“好了,你去搞票吧。”李华飞快地解决掉同学,急切地回到电脑前,还好没发生什么事。

他操作着忍者转了个弯,然后发现自己庆幸早了。

这块图是沙漠,而在刚刚他视角被沙丘挡住的地方,正有两拨人在互相仇杀,仔细一看,得,嘉王朝和霸气雄图。

在神领混了这么久,虽然没有参与,但那些大公会的腥风血雨李华也是十分清楚,这两家的关系说比较勉强都是委屈了他们,碰到从来就是干。

李华本来还想着赶快走或许还来得及,就立刻被发现了。最外围两个嘉王朝的玩家看到来人不是自己人,立马动手,李华一时被缠住空不出手来打字,也没法解释自己纯属路过,只能尝试着脱离战圈,但双拳难敌四手,特别是在对方是高手的情况下,即使李华的技术real牛逼,也没能得偿所愿,只能耗下去。

可是耗着耗着就有点耗不住了,虽然俩发现他不是对面的人的时候也留了些手,可架不住他两边都没豁免,几个大范围法术下来,血就掉了不少。

正当他觉得自己可能要死回城了的时候,从沙丘里突然钻出一个人,飞速补了两刀把那俩嘉王朝的干掉,捡了装备又不知道躲哪儿去了。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李华几乎激发了自己的洪荒之力,一溜烟地脱战躲远了。

那一瞬间他还记得看了一眼救命恩人的名字。

那个名字虽然没有后来那么大的名气,但李华碰巧也知道——有好友被他坑过,顺便就跟李华吐槽了两句。

毁人不倦。

他知道那是个拾荒者。

估计只是想抢个装备吧,李华想着,然后自己就碰巧撞上这个机会逃了出来。

—TBC—

评论(1)

热度(5)